啊这里有个天才叭.

你是不是把我忘了

后院 上

/名字很俗套,但内容或许不一样

/ooc

/垃圾文笔

/请勿上升真人

/注意避雷

/谢谢观看

有些人就是天生有着让人喜欢的劲儿.

//1.

王嘉尔坐在荫蔽的屋子里,收音机呲啦啦地响,他看似是拍着收音机,可手上却是没发力,眼睛不自觉往外瞟。

楼上的奶妈眉飞色舞地和阿婆聊天,手还指来指去,阿婆也是兴致勃勃的样子,笑得双肩颤抖。

王嘉尔蹑手蹑脚地走过来,想听听她们在聊什么,却被阿婆发现了,他匆忙地低下头,装作若无其事,好在,阿婆的眼神变的温柔一些了,阿婆只是摸摸王嘉尔的头,让他到后院玩。

[呼....]

王嘉尔匆匆跑到后院,站在树荫底下,他挺喜欢这里的,十分凉快。

[嘉尔,我送你个东西.]

是朴珍荣的声音。

朴珍荣经常在这看书,一看就是一下午。

[什么东西啊,表哥.]

王嘉尔走过去,他虽然不是很喜欢这种文弱的书生气质,但他喜欢朴珍荣,因为朴珍荣总是会送他一些小玩意儿。

[漂亮吗?]

朴珍荣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,上面印着一个绚丽多姿的花园,栩栩如生,旁边还有羽毛的点缀,更加梦幻神秘。

[哇!谢谢表哥!]

王嘉尔接过卡片,眼里闪着光,笑容明媚,可爱到极致。

[嘉嘉喜欢就好.]

朴珍荣浅笑看着王嘉尔,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俩,他轻轻压平王嘉尔头上几根翘起的发丝,心里是经不住的欢喜。

[谢谢表哥,我去吃饭啦]

王嘉尔把卡片小心翼翼的揣起来,朴珍荣恍了神,之后“唔”了一声,他伸起的手碰到王嘉尔的衣角,便像触电一般,最后还是放下来。

[嗯..嘉嘉你回去吧..]

朴珍荣目送着王嘉尔的背影,双手按压着太阳穴。

[如果太明显,是会被嫌弃的.]

书上,说道。

//2.

【你干嘛啊!】

刚走出后院,王嘉尔就看到隔壁家老金的儿子在叫嚷,老金的儿子很随和,一般不会生气的,而王嘉尔面前的这人,到像个骂街泼妇。

【有谦弟弟,怎么了啊?】

王嘉尔走过去,才发现金有谦前头还有个人,是个矮小的男生。

【啧..】

金有谦刚想转身大骂,看到来人是王嘉尔,脸唰一下变红。

【嘉尔哥..没事..我们在闹着玩儿..】

【嗯,有谦,一会哥哥请你吃糖啊!】

王嘉尔笑着拍拍金有谦的头,余光扫射着矮小的男生。

是个陌生面孔。

【你们慢慢玩,哥走了啊。】

王嘉尔走的时候,偷偷往男生的口兜里放了一颗糖。

男生愣了神,突然感到鼻子一酸。

嘉尔是吗?记住了.

秘密 一发完结

/题文不符

/文笔超渣

/逻辑混乱

/强行BE

/强行虐

/谢谢观看


∨∨∨

//1.

[想见你.]


林在范站在镜子前整理着衣服领,崭新的西装,锃亮的皮鞋,与往常没什么不同。


只不过风更大了些。

他坐到桌子前,拿起笔思考。


[今天是想你的第183天,也是很平凡的过去了呢,我对你的思念感觉也是愈加浓烈,亲爱的嘉嘉,等我.]


斟酌了许久,林在范还只是写了一句话。


他把信装进信封了,在左下角小小的描了一个爱心。


黄昏很美,亮的不像话。


愿天边的那抹残霞永远保留暗红色。


林在范把信封放到邮箱后,长舒一口气。



他坐到铺满秋叶的长椅上,望着秋色之中的公园,不禁想到了他和王嘉尔的初见。


//2.

那年也是秋天,是比春天还要美的秋天 。


林在范在溜猫的时候看到王嘉尔蹲在花坛旁边。


眼含泪水,擦拭着眼角处的伤。


身上被撕扯的破烂不堪,清冷的天气,林在范看到都替他心寒。


[给.]


林在范去便利店买了杯热奶茶,递给王嘉尔。


晶莹剔透的大眼睛被泪水缀的更加可怜,林在范感到心漏了一拍。


[谢谢你.]



王嘉尔借过奶茶,眼泪一滴滴滑落。



[你是第一个对我好的人,虽然你会觉得很莫名其妙。]


霎时间的沉默。


[要不...你先来我家吧?]



林在范把自己的大衣披在王嘉尔身上,他闻到了少年身上的清香。


[谢谢]


笑起来真好看。



林在范拉着王嘉尔冰冷的手,向家走去。



希望每一个黄昏我都能和你看。


如此,他们就这样好上了。



[还有...还有几十天就可以见到嘉嘉了...]



林在范感受着肆意的秋风吹打脸庞,心里是忍不住的欢喜。



//3.


[先生,我想告诉您一件事.]



送信员喝了一口热水,有些歉意的看看林在范。



[说吧.]



林在范整理着书架。



[咖啡喝吗?]



他转过身看向送信员,微笑说道。


[先生我先走了!]



送信员欲言又止,突然想到什么,拿起那封信就走。



[真是奇怪]



林在范喝着咖啡,醇香的气味在口腔四散开来。



[嗯,这味道嘉嘉一定会喜欢。]



一天一天渐渐过去,林在范望着日历上被红笔圈着的那个日期,心简直要跳出来了。


[最后一天]



油灯的黄光照在林在范坚毅的脸上。



[等我]


//4.


林在范从绿皮火车上下来,寻找着人群中熟悉的眼神。


不过,并没有。



[嘉嘉大概在为我准备礼物吧]



林在范轻笑一声,提上背包,挤出熙熙攘攘的人亲亲。



一路上的风景是那么美,那么熟悉。


一到小区,林在范马上飞奔上楼,他先是敲了敲门,没人应。


他拿出钥匙,门却依旧打不开。


[嘉嘉...换锁了?]


他没想太多,匆匆拍着门。


[请问先生,您有事吗?]



一个提着塑料袋的男人上来,看到林在范疯狂敲门,皱眉问道。



[呃,那个,你知道这户房的住户吗?]


林在范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
[住户是我啊,先生你找我?]


[原来的住户呢?!]



林在范声音提高了好几度,吓的陌生男人一激灵。


[你可以找房东问一下,抱歉,我不了解]


林在范脚下一滑,摊坐在地上。



[嘉嘉...]


//5.

[噔噔噔...]


急促的上楼声传来。


[林在范,我要事告诉你。]



来人是房东。


他扶起林在范,直视林在范的双眼。


[王嘉尔他...走了]


[他走的时候只留下了这封信。]


林在范颤抖地接过信。


[在范啊,不要找我哦,我真的很爱你,我想去一个地方,我想我爸妈了,对不起啊,以后我不能陪你看日落了。]



[你想不到我会有多爱你。]


林在范把信看完时,泪已经流干了。


[你想去的地方...一定很美...]



从此以后,那个男人,他失了心。





新歌太好听了!!!
疯狂心空!
王嘉尔您太优秀了😳😳

缺陷. 上

/嘉嘉很渣  预警

/超ooc

/慎入

/文笔垃圾

/想要评论和小心心,-)

/勿上升真人

/谢谢观看


∨∨∨∨

//1.

想吐.

王嘉尔压着胸口,扶着贴的满是小广告的墙磕磕绊绊的走。

果然,还是难受。

[叮铃]

短信提示音响起,来件人是他的男友,朴珍荣。

王嘉尔喘着粗气,按摩着眉心,指尖向下滑动。


朴珍荣大概发了十几条短信,王嘉尔又看了看未接来电。

上十通。

烦.

王嘉尔根本不想理会,他眯着眼睛,寻找家的方向。


终于,王嘉尔醉醺醺的走了十几分钟到家了。


他强力的推打着那扇破门,门被击出了一丝裂缝。

[安静点!用钥匙开!]住在楼上的老板娘信步走来,拨弄着刚洗完的头发,没好气的说。


[真是的,年轻人一天到晚喝酒,回来还使劲搞我的门,这门那一天就要被你弄坏!]

老板娘嘟嘟囔囔的下去开门,看到王嘉尔啧了一声,


[白瞎了这么好的脸蛋儿。]老板娘扭着腰走上楼,还不忘说教几句。


王嘉尔烦躁的看了看老板娘离去的背影,反正也被骂习惯了,寄人篱下,也是没办法。


虽然朴珍荣曾说过好几回要把王嘉尔接到他家大院来住,可王嘉尔就是不愿意,想着法儿拒绝,朴珍荣也是


没办法,只能宠啊。


王嘉尔胡思乱想的上了楼,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回应了。


算了,先睡觉。


王嘉尔打开门马上飞奔去卧室,重重的一躺,不到2分钟便睡熟了。


阳光照在少年青涩稚嫩的脸上,是那么美好。
每个浪子,看似放荡不羁,飞扬跋扈是因为内心深处的柔软还未被发觉。



//2.



王嘉尔是被敲门声吵醒的。


他烦躁的揉了揉头发,睡眼惺忪,衣服滑落,香肩半露,样子诱惑至极。


王嘉尔一开门,来人便抱住了他。

[嘉嘉...你没事就好...]



是朴珍荣。


王嘉尔呆呆地站在原地,迷迷糊糊的回抱。


[先...先进来吧...]


王嘉尔推开了朴珍荣,指着沙发说道 。


[昂...好...]

朴珍荣看到王嘉尔刚刚睡醒的样子,不自觉捏了捏鼻子。


[嘉嘉,我给你的钱你又拿去喝酒了吧.]


朴珍荣拿出钱包,取出一叠现金放在桌上。


[...珍荣]



王嘉尔委屈地撅嘴,水灵灵的大眼睛沾染的雾蒙蒙,曲长睫毛的梢头不知何时挂上了泪珠。


可爱的无法言说。



朴珍荣无奈的扶额,自己始终不能对王嘉尔发气。
[嘉嘉...]



朴珍荣轻轻抚摸着王嘉尔的脸,手不安分的向下游走,刚刚接触到那纤细的腰,手就被王嘉尔拉住了。


[今天不行哦.]


王嘉尔用红润的指尖轻点朴珍荣的嘴唇,俏皮的眨了眨眼。


[那...我改天再来吧...]


朴珍荣伸起的手犹豫了半天,最终还是放下了。


[钱够吗?]


[够]


王嘉尔微笑着目送朴珍荣出门,脑海里思考着明天拒绝朴珍荣的理由。



[我们到底...是什么关系呢...]


朴珍荣在楼道走走停停,他对王嘉尔的爱戒不掉了,明知王嘉尔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钱,每次都想好了分手的说辞,可一见到那个开朗欢笑的人,却什么都说不出口。


即使为了骗我也好,即使是不爱我也好,只要你是开心的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



//3.


[在吗]



王嘉尔看了一眼闪烁的屏幕,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。


[你是谁?]


王嘉尔快速的打字,回完信息后,把手机摔到一旁。

[想好好睡个觉真难.]


王嘉尔伸了个懒腰,准备去洗澡。


[你缺钱吧.]


像平静的湖面被巨风吹皱,激起一圈圈涟漪。


王嘉尔努力平复心情,转头打字。


[我不贷款.]



短信还未发出,对方却先回信了。


[我不是高利贷,或许你还记得我,明天下午3:05见]

所以说,到底是谁?

看来明天事很多啊。


王嘉尔突然想到什么,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[哥!]

秒接.


王嘉尔换上一腔懊恼的声音,朝着电话那头说:


[荣宰啊,哥有事想拜托你]

[哥你尽管说!我会尽全力帮你的!]

电话那头,崔荣宰刚从声乐练习室出来就接到了王嘉尔的电话。

他满怀兴奋的接听,脸上是压抑不住的笑。


[哥想拜托你...明天去见个人...]


王嘉尔乞求般说着,心里却没有一丝波澜。

[嗯!哥我一定会帮你的!]


[谢谢荣宰啦,哥还有事,先挂了.]


崔荣宰匆忙翻出老师的电话号码,发出请假的短信,拿手机盖住自己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。



[今天真是太幸运了啊!]



他抬头望着天花板,脑海里满是王嘉尔甜美的笑容。








期待单曲

准备吃土

偏爱 第二章


文笔真的渣/

ooc/

有尔上线/

没有逻辑/

剧情混乱/

谢谢观看/


人啊,总是会在最孤独的时候回忆欢乐.

2.

[起来.]


[现在才几点嘛.]


王嘉尔翻了个身,一巴掌把闹钟拍掉。


[如果还不起来,我就不要你了.]


林在范说罢,作势要走。


[别别别啊!]



王嘉尔踹着被子,急忙扒拉身边的衣服,一只眼闭着,一只眼微睁。

像猫一样。


林在范轻笑一声,摸摸王嘉尔的头,凑近他的耳朵:

[嘉嘉舍不得了呢。]


王嘉尔的脸咻的一下变通红,他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,眼睛不知所措的到处望,双手扯着衣角。


这已经不能用可爱来形容了啊。

林在范把望远镜放在床头,亲了一口王嘉尔通红的小脸蛋儿,哼着歌向屋外走去。


屋里,王嘉尔仍懵懵懂懂的坐在那里,脑袋里回想着刚刚的kiss。

[真是......]


他拉扯着衬衫,心里乱糟糟的。

[早安]


王嘉尔一出门就看到穿戴整齐的林在范,崭新的西装,锃亮的皮鞋,还有王嘉尔送给林在范的那条波点领带。



不知为何,王嘉尔想到了一个词:


衣冠禽兽

[乖乖吃早点,我去上班了.]


林在范摸摸王嘉尔的头,走了。

[...]


他已经习惯被摸头了,有时候王嘉尔还会觉得林在范是把他当宠物养。

[算了,吃饭]


早餐很简单,王嘉尔吃的也很快。

无聊,太无聊了。

[叩叩叩...]

敲门传来,王嘉尔跑过去,透过猫眼只能看到一片黑。


[你好!]


王嘉尔一开门,还没来得及问话,来人却先自我介绍起
来。

[我叫金有谦!是您的学弟!也是您的粉丝!]


名为金有谦的少年声音突然提高了好几度,他匆匆的鞠
躬,弄的王嘉尔有些手足无措。

[那个...你先进来吧]

王嘉尔讪讪的让开,金有谦眼冒亮光,很是激动地走进来。

[前辈!]


金有谦一个转身,吓的王嘉尔一激灵。


[同学...喝杯水吧...]



[多谢.]



王嘉尔端详着金有谦,丝毫记不起有过这样一位学弟。


[前辈应该忘记我了吧.]



金有谦的眼瞳暗了暗,握紧那个杯子。


[也应该忘了,毕竟是2年了.]


    2年?

王嘉尔还是一头雾水,他想不起来自己2年前发生过的所有事。

[抱歉啊,我生了一场病,两年前的事全忘记了 .]


金有谦的猛然身子一抖,他微笑着对王嘉尔说:


[前辈,请你从现在开始记住我.]



他起身,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
[再见.]


金有谦走的时候,门还没有关。


王嘉尔望着天边的一丝云烟出了神。



[世道真艰难.]




偏爱.

文笔渣/

ooc/

中篇/

all嘉/

谢谢观看/


∨∨∨

我想...当你的英雄。


1.
凌晨三点,寒风刺骨。

披着银霜的树枝被吹的哗哗响,真是奇怪,如此寒冷的天气没有结冰却下了雪。

王嘉尔拿着望远镜,套起厚厚的羽绒服,一溜烟儿往天台跑。

天台上的花,在雪中傲然盛开。

王嘉尔哈了一口气,雾气随风消融,尽散在空气中。

他拿起望远镜对着中心广场上的喷泉看。

喷泉里并没有水,屹立在中心的高大石像被孩童毁的不忍直视,唯一能让人欣慰一点的是周围石壁的白净。
即使是这样可怜的景物,王嘉尔也喜欢的不得了,就算再冷,也要看一下。

为什么呢?王嘉尔也不知道,他只是觉得,这个喷泉的样子与童年某个地方吻合,有一种淡淡的熟悉感。

[王嘉尔,你又不听话了。]

烟草生涩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,王嘉尔转身,他没有看那个‘教训’的男人,反而走到靠椅上,放空身体一趟,闭上双眼。

[你又抽烟。]

[戒不掉。]

男人也坐到王嘉尔身边,学他躺下,用手轻轻拨弄着王嘉尔翘起来的发丝。

[林在范你干嘛啊?]

王嘉尔猛的起身,捂住头发,言语虽是愤怒,但林在范却听出了撒娇的感觉。

[...你真可爱...]

林在范注视着王嘉尔,眼里满是欢喜,嘴角勾起一抹微笑。

真好。


[...什么意思嘛...]

王嘉尔被林在范强烈的目光刺激着,不争气的红了脸。

[唔...]
没等王嘉尔说句话,林在范便按住王嘉尔的头,直对嘴唇,吻了下去。王嘉尔嘴唇柔软的触感使林在范心情更加舒畅,他掠夺着王嘉尔口腔中的一切,两人的唇齿共舞缠绵。


过了几分钟,林在范才肯放开王嘉尔,王嘉尔把望远镜往林在范怀里一扔,红着脸跑下楼。


林在范抱着望远镜笑出了声。


[如果,能一直这样就好了。]

他起身望着喷泉上停留的白鸽,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。